kUMa

头像尺寸好麻烦……

【狗崽】病入膏肓 04

0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吃火锅调料放多吃咸了,酒吞睡到半夜忽然觉得一阵口渴。迷迷糊糊地走出寝屋准备倒水,却猛然发现走廊上还坐着一位。
酒吞下意识一激灵,神志顿时从未有过的清晰。
“谁啊大半夜不睡觉在走廊上坐着……等会儿?大天狗?!”
看着大天狗眼底浓重的一圈黑,酒吞突然觉得无话可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作息比谁都准的大天狗居然也熬夜了,他改天要不要合计去跟山兔孟婆赛赛跑。
“我说你最近怎么状态不好,敢情是天天熬夜。”方才被吓得神清气爽,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拿了茶杯,酒吞索性一屁股坐在大天狗旁边。
“睡不着。”
酒吞琢磨了一下大天狗的语气,觉得似乎还带着一丝无奈与委屈,他回想了一下晚上吃火锅时茨木一边给他夹鱼肉一边絮絮叨叨念叨的事情,勉强捋清了前因后果。
“你这是为白天打御魂时愧疚么,哎呀这么点个事儿还至于睡不着么。”酒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失常一次就担心成这样,幸亏你不是妖狐或者夜叉。”
“……还是……努力的……”
大天狗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句,声音挺小,酒吞没听清,下意识问了一遍:“你说谁努力?”
“没有。”大天狗突然不自然地扭过头。
酒吞捏着茶杯只觉得一阵心累,这狗子哪点都不错,就是心思太重,当他隔壁这么多年,俩人聊天还是没能畅所欲言。
“不过本大爷听说,你今儿摔得那一下简直是阎魔看了会沉默雨女看了会流泪……”酒吞清清嗓子准备找话题,猛然见旁边大天狗的脸已经跟鬼使黑的衣服没什么两样,语气一塞,出口的话转了个弯,“这么传奇的招式也能弄出来,不愧是黑夜山的强者。”
大天狗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些许。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寮里都说你是不是生病了。”酒吞喝了口茶,只觉得有必要在寝屋藏几坛酒了,这茶水喝的嘴里满是苦涩。
“没有。”大天狗回答的简单明了。
酒吞点点头,一般这个时候接下来就应该是讲诉具体原因了,于是他贴心的保持沉默,等待下文。
大天狗垂下了头,酒吞给自己续上一杯茶,心底暗暗感慨,自己这隔壁果然不善于倾诉心声,组织个语言就得这么久。
不过他今儿心情还算不错,等待个几分钟也没啥的——
然后又一杯茶进去了。
……
酒吞抱着空茶壶有点恼怒,他大概是喝茶喝傻了才会在这儿等着大天狗的下文,麻痹这哥们儿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满心想的都是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也还是会浮现在眼前。”
在酒吞几乎要跳起来摔茶壶的时候,大天狗突然扔出来一句话。

【狗崽】病入膏肓 03

上一话(╭☞•́⍛•̀)╭☞ 02
上上一话(╭☞•́⍛•̀)╭☞ 01
可能会有OOC,谢谢指出我错误的人,以及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人(⑉°з°)-♡
二突子我对不起你,后面你肯定会有戏份的_(:з」∠)_

推开堂屋的门,神乐正一边磕瓜子一边看书,特别惬意。
“回来了啊?”神乐把手里的瓜子皮扔掉,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
晴明扫了一眼书的封皮:“一千零一青行灯……?”
“根据灯姐平日所讲的故事整理而成的手抄本,我觉得还挺好看的,你看不看?”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气,晴明决定从关键事情开始讲起,“狗子今天又发挥失常了。”
神乐合上书,表情逐渐严肃:“他这个状态能持续一星期了吧?”
毕竟是寮里的主力输出啊,出了状况影响还是比较严重的。
“而且他今天风吹一半摔地上了。”晴明扶额,痛心疾首。
“……”神乐突然觉得比起研究为什么大天狗状态不好,她更想看这个现场。
“不过狗子最近状态是真的不太正常,我看他毛都掉的比往常少了一半。”神乐琢磨了一下,“你说是不是他生病了?”
“怎么可能,我看他中气十足的,你是没看前天寮里聚会,他那一晚上坐的比谁都直。”
神乐皱了皱眉,这么一来问题就严重了,既然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那这个事情就很难解决了啊。
正琢磨着,堂屋的门突然被推开,河童蹦蹦跳跳地跑进来,手里的篮子里还装着几条活蹦乱跳的鱼。
“晴明神乐,我和鲤鱼精刚刚在河里抓到了好几条大鱼!”
河童说到鲤鱼精,双眼异常闪亮,蓝色的皮肤似乎都散发出了粉色的光辉。
“干得漂亮。”晴明的双眸也异常闪亮,盯着篮子口水几乎要流下来,“晚上咱们可以吃鱼肉火锅……”
神乐突然觉得一阵心累,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跟这个吃货一起研究正事儿。
嘱咐过河童晚上关于火锅的事宜后,神乐目送着浑身散发粉红泡泡的河童离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春天到了啊。”
“嗯是啊,春天到了,那晚上的火锅就在樱花树底下吃吧。”晴明咽了咽口水。
“……”神乐特别想把手中的茶杯扣晴明脸上。
不过,春天……等等,春天到了啊……
神乐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思路特别清晰:“晴明,春天到了,你说狗子是不是开窍了?”
“啥开窍?”晴明擦擦嘴,刚从鱼肉火锅的畅想里出来。
“我的意思是,狗子是不是有喜欢的对象了,所以魂不守舍?”
“你说狗子能合计感情的事情?”晴明只觉得神乐仿佛活在梦里,“我宁可信两面佛脱单了。”
两面佛:MMP。

【狗崽】病入膏肓

这段依旧没有二突子出来…二突子我对不起你( •̥́ ˍ •̀ू )
可能会有OOC,谢谢每一个指出我的不足的人,也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人(⑉°з°)-♡

前一话(╭☞•́⍛•̀)╭☞ 01

02
“麻烦姑姑把狗子送回屋了。”晴明揣好两个三星生命破势,扭头看向正低着脑袋的大天狗,“都打完了,不用内疚了啊。”
大天狗俩翅膀都耷拉下来了,垂着的发丝遮住了微红的面颊:“……我自己回去就好。”
晴明合计半天,反应过来这小子原来不是在反省而是在害羞,顿时恨铁不成钢地拿三星破势一拍狗子的脑袋:“从小就是你姑姑带大的,这会儿送你回屋有啥可害羞的。”
姑祸鸟在一旁笑的慈祥,她了然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就把你送到屋外,不会进去的。”
大天狗点了点头,隐隐间似乎松了一口气。
晴明则在一旁跳脚:“姑姑就是太温柔,今儿御魂最后还是人家收的场,犯了错都不反省……”
“可以了,晴明。”姑祸鸟安抚地把大天狗拉自己身后,“你的三星不是狗子的锅,人非不要怨社会。”
旁边一直看戏的座敷接茬:“平时也是掉三星的。”
“……”
非洲晴明只觉得万箭穿心。

【狗崽】病入膏肓(新人试水)

这里是潜水lof已久的小透明,多次十连R之后忍不住信了产粮改命的玄学。
可能会有OOC,谢谢指出我不足的人,以及感谢所有点进来的人(⑉°з°)-♡
只是试水的一小段…二突子大概需要几章之后出来吧【望天】

1.
大天狗近日不在状态。
无论是副本还是结界,始终魂不守舍,羽刃暴风也有气无力,连后背的两个翅膀都黯淡了许多。
“狗子啊,你是不是不舒服?”晴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
大天狗回答的挺干脆:“没有。”
“……那你加油啊。”晴明给对面加了道灭,顺便胆儿突的等着大天狗输出。
“好。”
大天狗回答的信誓旦旦中气十足,他展开双翅,气势磅礴——
然后摔倒了。
全场怔愣了。
最怕空气突然寂静。
对面的八岐大蛇和俩茨木有点尴尬,暴风刮一半停了,他们这是该倒下还是依旧屹立呢。
“倒吧?”左边的茨木开口,“这次他发挥失常,反正下次也得打,别忘了今天有破势。”
“也是啊,多倒一回也没啥影响。”右边的茨木开口,“一会儿给几个三星得了。”
八岐大蛇点点头,觉得是这么个理儿。于是他们仨齐刷刷地倒下,演技满分。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而视而不见。